明仕亚洲热点内容:

陈思诚出轨

精绝古城

孤芳

17岁

李易峰李易峰

陈伟霆陈伟霆

李一桐李一桐

张艺兴张艺兴

吴亦凡吴亦凡

明仕亚洲首页 >娱乐资讯 >综艺资讯 >中国版黑水公司即将出炉?黑水创始人驳“中国黑水”传闻

中国版黑水公司即将出炉?黑水创始人驳“中国黑水”传闻

2017年03月20日 10:19397环球网开开

图片说明:普林斯(左)和先丰服务集团副主席高振顺一起看非洲地图

【环球时报记者 范凌志】编者的话:“中国版黑水公司即将出炉?”去年底,一家名为“先丰服务集团”的香港上市企业对外宣布要在中国新疆和云南设立培训基地,以抓住中国“一带一路”倡议带来的发展机遇。没想到一纸声明触动了一些美国人的敏感神经,因为这家公司的负责人是大名鼎鼎的私人安保企业黑水公司创始人埃里克·普林斯,而他“服务”的对象却是中国。“与特朗普总统的对华政策背道而驰”“帮助中国镇压少数民族”“输出国防服务违反美国法律”……有美媒迅速列出普林斯开展中国业务的几大“罪状”。事实真相究竟如何?《环球时报》记者就此对先丰服务集团及普林斯本人进行了调查采访。

探访先丰——创始人背景深厚,分公司低调运作

在北京东二环旁南新仓的一幢写字楼里,一家名为“先丰泛非投资咨询”的公司低调地与隔壁公司分享写字楼7层的办公空间。这里是先丰服务集团的北京分部,外观看起来并没特别之处,甚至都没有足够宽敞的接待前台。但它有个令人惊叹的背景——执行主席是大名鼎鼎的埃里克·普林斯。40句充满正能量的经典励志语录

现年47岁的普林斯有着丰富的个人资历:“白宫实习生”“美国海军军官”“海豹突击队成员”“企业家”“富二代共和党人”。深挖一下还会发现,普林斯是美国现任教育部长德沃斯的弟弟,而德沃斯的丈夫是安利集团总裁;普林斯是白宫首席战略顾问班农的密友,有“隐形总统”之称的班农常在布莱特巴特新闻网上采访他;普林斯是特朗普的支持者,据说他不仅捐款给特朗普的基金会,还在情报和安全事务上为特朗普提供咨询。然而,普林斯最响亮的名头是“黑水公司的创办人”。

有数据称,“黑水”在鼎盛时期有5000多名雇员分布在全球9个国家,有2万名雇员随时待命,72架飞机严阵以待。但因在伊拉克的军事外包业务中多次卷入争议事件,黑水公司于2010年改名,并出售给新的投资人。此后,普林斯转战多国,2014年与中国投资者合作创立合资公司先丰服务集团。

根据香港交易所披露的资料,普林斯所持股份占先丰已发行股本的27%,集团副主席高振顺持股25.54%,中信集团持股20.85%。此外,媒体曾披露过先丰成立后的领导层情况,比如营运总裁彼得·菲尔普斯是美国前海军上校,在海豹突击队服役25年,担任过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特种作战处处长等职务;独立非执行董事威廉·法伦是美国退役四星上将,曾任美国中央司令部、太平洋司令部及美国舰队司令部司令。

由于先丰的主要业务是在非洲提供物流和少量安保服务,多年来众多中国企业一直是先丰合作的对象。其间,先丰于2014年成立北京分部,约有雇员10人。上个月,先丰在上海成立项目物流公司。“香港是集团的财务中心,北京是商业拓展中心,上海则是项目物流中心”,先丰服务集团发言人王大伟对《环球时报》透露说,集团刚刚招聘了一批高管,全是中国人。

为进一步开拓中国业务,去年12月5日,先丰发布“战略更新”公告,称集团借力“一带一路”倡议,将在云南和新疆设立新运营基地,提供培训、通信、风险缓减、风险评估、信息收集、医疗转运等服务。据王大伟讲,云南基地将在年内开始运营,而新疆基地运营时间可能是2018年。

这则公告令不少美国媒体大惊失色。“黑水驶向中国”,美国《活动家邮报》以此为题,并配以普林斯和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合成照,上有“中国的黑水”大字。美国《航空周刊》专访普林斯时问道:特朗普一直批评中国,他的声明和推文会打乱你的生意吗?

最抢眼的是美国Buzzfeed新闻网,它采访数名普林斯的前同事或盟友以及专家,称普林斯开办基地培训中国退伍军人,为中国的全球战略提供保护,试图说服中国支持他的“新黑水公司”计划,这与特朗普的对华政策方向不合,输出国防服务违反美国法律,还会帮助中国镇压少数民族。文章称,先丰的CEO格雷格·史密斯和董事法伦将军辞职就与集团的“战略更新”有关。

“普林斯先生和特朗普先生确实彼此认识,并相互尊重”,先丰发言人回应称,集团不可能发展成新的黑水公司,所有安保服务都不携带武器。

对话普林斯——云南新疆基地服务西南西北走廊

走访先丰的北京分部时,《环球时报》记者注意到,该处的工作人员非常警惕。这不难理解。去年初美国新闻网站“截击”曾披露普林斯可能涉“洗钱”,正遭司法部调查,引发各方关注。该报道称,美国情报部门一直在监视普林斯,发现先丰得到中国资本支持,打算在非洲重建私人情报和特种作战企业,提供准军事服务。普林斯的代理律师迅速驳斥有关指控“全是胡说八道”,先丰也发表澄清声明。就最新的争议,《环球时报》记者对普林斯进行了专访。

环球时报:为什么会选择云南和新疆作为新运营基地?

普林斯:在2016年底,先丰服务公司已经把业务关注的地理范围从此前的非洲扩大到“一带一路”上的西北和西南走廊,其中,“西北走廊”国家包括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巴基斯坦和阿富汗;而西南走廊则包含缅甸、泰国、老挝和柬埔寨。对应的,先丰计划在云南省建新培训基地将更好地服务与“西南走廊”业务相关的公司,随后在新疆开设的培训基地将为“西北走廊”相关企业服务。

环球时报:很多人猜测先丰想在中国建立新黑水公司,是这样吗?

普林斯:黑水公司和先丰服务集团几乎没有任何相似之处!唯一的相似之处是我的参与。先丰的员工不携带武器,因此也不提供任何武装安全服务。任何关于“先丰提供黑水模式武装安保服务”的说法都是错的。

我们不为军事人员提供武装培训,无论是现在还是过去。新的培训基地将帮助非军事人员提供严密的安保服务,而非依赖武装力量。“非武装安保”的内容主要包括贴身保护、情报分析以及风险评估。这些培训基地将能够模拟当地并不具备的环境,并在其中进行训练。

环球时报:有人说如果普林斯为中国提供安保服务,可能会违反美国法律,还会与特朗普的政策“格格不入”?

普林斯:先丰的业务完全独立于美国政府,而且我们没有看到有任何冲突之处。

环球时报:先丰前CEO 格雷格·史密斯 和法伦将军是否因先丰决意向中国客户提供海外安保而辞职?

普林斯:这完全不属实。他们都在近一年前就离职了,而先丰的新战略是2016年8月由新CEO提出的,那时这两位先生已经离开公司,所以那些说法没有现实依据。

环球时报:美国企业研究所的一名专家称,先丰是在“帮助中国压迫维吾尔族人”,您怎么评价?

普林斯:绝对不是!这种说法很荒谬,完全是捏造!

环球时报:您为什么会关注“一带一路”?在海豹突击队的经历给您的事业提供了哪些帮助?

普林斯:几年前,我和我的家人骑车游览了北京、西安和桂林,这是了解这个国度历史、文化和人民的极佳方法。而且,在近年来开拓市场的过程中,中国企业一直处于领先地位,我相信他们会从“一带一路”倡议中获益,我非常欣赏中国公司对开拓前沿市场的态度。比如,非洲是中国投资的重要目的地。我们的非洲子公司团队的本地知识将大大有益于中国客户,我们会支持中国企业。

“一带一路”是先丰服务集团眼下最关注的焦点。我非常熟悉这个战略,相信它在未来将改变全世界的贸易,因为贸易和基础设施建设会让所有国家获益。而且,我看不到任何与美国战略冲突的地方。

实际上,任何职业生涯都能给你提供可转换的技能,但先丰服务集团是非武装的,在这方面我并没有因服役海豹突击队的经历而获益。不过,军旅生涯确实给我提供了很多有用的技能,比如领导力、组织力以及对风险的理解力等。

专家说——中国海外安保需求体量极大

从“美国大兵”到“一带一路”,普林斯的“画风”转变似乎令人意外。但不意外的是一些美国媒体和学者的偏见。

“中国要维护新疆的稳定还用得着请外国人吗?这个论调很可笑。”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主任吴心伯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一些西方主流媒体在中国问题上有个先入为主的思想:只要涉及中国的就是不好的。因此在他们看来,普林斯跟中国进行合作肯定也是负面的。

吴心伯表示,普林斯看到了中国企业海外安保潜在而巨大的市场,是很有远见的。随着“一带一路”倡议的实施,中国海外利益的保护需要跟上来,在这一领域,借助美国民间力量的经验还是可取的。

中安保实业集团有限公司国际事务部总监黎江向《环球时报》透露,2016年中安保公司曾邀请普林斯来华交流,当时,对于“在中国是否可以复制黑水公司”的问题,普林斯的回答是“不可能”,因为中国有自己的国防外交政策,有自身的国情,和美国很不同。黎江认为,普林斯在新疆和云南开设运营基地的计划并不是走黑水的老路,这些运营基地不排除扮演“前沿办公室”的角色,更多为其希望发展的区域提供业务支撑。

中国企业的民间安保问题一直受到西方舆论关注,尤其是与“军事化”有所关联时。英国《金融时报》3月初的报道称,除了少数例外情况,中国私人安保人员通常不携带武器。这篇文章称,中国政府对安保行业极为谨慎,这在一定程度上归因于那些时不时让美国在阿富汗和伊拉克的占领当局陷入危机的安保失控事件。一名要求匿名的安保公司经理表示,他们与中国国有公司签署的所有合同都禁止员工携带武器,“中国政府不想要黑水公司”。

在黎江看来,中国企业对于海外安保服务的需求体量非常大,也很迫切。但中国本土私营安保服务起步晚,跟国外动辄几十年的老牌公司相比,欠缺的是先进的运营管理理念,即执行力。“私营安保服务是一种有偿的商业行为,与在国内警务系统提供的安保不同。但国内央企常常没有对私人安保费用编列预算,因为央企国企要遵循上级主管部委的管理规定,这些上级单位没有这方面的明文条款,企业无法自主制定,这是央企国企聘请私营安保服务的瓶颈。”